裕仁为什么在二战后没有受到国际法庭清算?晚年生活是怎样的?

凯发报导:

原标题:裕仁为什么在二战后没有受到国际法庭清算?晚年生活是怎样的?

一般写法都是围绕着内阁、陆军部、海军部和大大小小的战事做文章。

战时的日本权力结构是:“一个无力的内阁,一部被阉割了的宪法和一个强有力的天皇。通过各种不同的干涉方式,间接地 、积极地、但每一次都是决定性地参与了侵略的策划并引导了实施的全过程。

最近美国上蹿下跳欢实得紧,当然也得说他几句,很多朋友认为美国投放核弹,日本害怕灭国,无奈之下选择无条件投降,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那时候的日本非常不怂,日本投降是有条件的,而且是美国同意的。

日本战败投降和美国投放核弹没有关系,因为在日本投降之前就与美国有过多次接触,即便广岛、长崎被投放核弹,日本也是谈判初衷不改,首要的也是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天皇裕仁必须免责,否则一切免谈,一亿玉碎的决心不会改变。

美国卡壳妥协的原因在于“胖子”和“小男孩”投放之后,美国已经没有核弹可投,如果登陆日本本土作战,根据之前跳蛙战术的执行经验,美军的死伤人数绝不会低于20万人,这是美军无法承受之痛。

比如八国联军,为什么慈禧在列强围殴之下活得那么长远,不是因为她跑得远,别说西安,就是西伯利亚,大熊国也能把她揪回来,主要是列强根本就没想动她,强盗们需要一个说了算的代理人在中国收割他们的利益。

美国在进行东京大轰炸的时候也是出于这种心理,类似天皇驻地和西方教会、组织也都没炸,投放核弹也一样,他们不会投向东京,目的就是要留裕仁一条活命方便美军战后管理。

所以美国是出于综合考虑为裕仁免责,一是本来美国就需要裕仁充当代理人进行战后管理;二是美军无法承受20万以上的人员伤亡;三是赦免天皇是日本坐下谈判的前提,否则一切免谈;剔除天皇,日本瓦解形成无政府状态。

注:裕仁免责早在太平洋战争前期,美国高层内部就已经商定过了,不让裕仁承担战争责任,但是没有公布,几年后的1942年,在记者的追问下,才由“专业情报高管”战时情报局局长戴维斯对外界发布:“一切过错都在日本军部,裕仁与政治无关。”,其实根据战后美国本土解密资料和日本获得的资料,美国非常清楚裕仁都干了什么,比如卢沟桥事变和南京大屠杀都和裕仁有直接关系,所以,裕仁不是麦克阿瑟赦免的,他没那个权力。

注:至少推进到日本战败的前一年,即1944年,美国就有了“战后政策委员会”并确定“美国必须为利用天皇制而做出准备。”

战后的苏联强烈要求将裕仁作为战犯严惩,新西兰首相也通知美国,日本天皇应该作为战犯受到审判,提出次数最多的是澳大利亚,他们多次要求审判裕仁,在交给远东国家军事法庭的战犯名单上就有裕仁,除此以外同盟国中的多国也提过类似申请,但都被美国刻意忽略了。

裕仁允许九一八事变扩大化;裕仁作出指示增兵华北;裕仁下令占领京津;裕仁亲自召集,亲自参与商议,亲自批准了战争中所有重大决策,其中还包括偷袭珍珠港,自当日凌晨,裕仁就早早爬起来身着海军军服亢奋了一整天,也是裕仁亲自下令拒绝接受《波兹坦公告》继续战斗,并妄想联系苏联参与调停,最终导致收获核弹两枚,苏军出兵东北。

1945.09.27,裕仁怀着“异常沉重”的心情,驱车来到美国大使馆拜访麦克阿瑟,表示承担全部责任,他这是在忏悔么,当然不是,他想减轻其他战犯的罪责,比如东条英机,裕仁四处打点多方奔走就是为了绕过东条一命,你不倒霉就万幸了,东条再没事,难道要基层去背锅么,真是妄想。(总共拜会麦克阿瑟11次)

1978.10.23,裕仁见到了邓副总理,会面时他表达了自己对中国人民的歉意,对侵华战争做出深刻反省,并表示承担一切战争责任。

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美国的保护下没有受到任何清算。

法国媒体1995年刊:“正是因为裕仁没有被追究战争责任,所以才鼓励了一种集体不负责任的态度。”

没有受到清算的裕仁在战后生活的非常好,非常滋润,并在63年的一场酒会上大放厥词,说是:“应该忘了广岛的创伤,对于二战的看法,已经不似1946年那样觉得是个大错误,因为那是积极加速完成日本工业化的治国之道。”这就是美国给惯的。

在战后的几个月就是1946年的元旦,在麦克阿瑟的授意下,裕仁发布《人间宣言》放弃自己所谓的“神性”,正式走下神坛,日本民众集体崩溃,并于2月巡视全国,受到日本人的热烈欢迎。

也是在1946年,美苏争端表面化,随着国民党政权的全面败退,杜鲁门只得改变主意,全力扶植日本作为亚洲抗击阵线,使日本的重要性倍增,被誉为胜利的果实、战争的堡垒、最有价值的地方,必须成为远东兵工厂。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日本因为替美国全力供应军需物资,经济迅速得到恢复和增长,仅仅两年,就恢复到战前水平,55年超过战时最高水平,日本专家称朝鲜战争的需求是救助日本的经济之神。

裕仁忙活什么呢?借朝鲜战争向美国申请暂缓对战犯和极端分子的处理,因为裕仁没有得到清算,战后没几年日本右翼势力就重新恢复发展起来,他们极力鼓吹皇权,极力右倾化。

1951年,在《旧金山和约》与《日美安保条约》上签字,同年明仁被立为太子。

53年,当时的日本在国际社会上地位非常低下,明仁被迫舍脸开始了外交破冰之旅,他访问英国,英国民调68%对此反感,但明仁还是如约成行,并一口气访问欧洲14国,并在以后的多年内陆续访问了亚非拉各国,尤其是东亚各国的访问,简直就是赔偿之旅。

不是说裕仁么,为啥说明仁呢?因为明仁把路都趟顺了,一切骂都挨了,几乎所有赔偿也都给了,日本70年代也绝对称得上富强了,国际地位提高了,各国关系改善了,然后,裕仁才巡游各国,一时风光无限。

在61年的旧海军纪念日典礼上,裕仁送给自卫队礼金,并在1973年违规干政,鼓励防卫力量扩大化,引发防卫厅长辞职。

1971年裕仁访问欧洲七国,没有一句道歉声名,引发欧洲部分民众抗议,汽车被丢西红柿,纪念树被砍得七零八落,专车在荷兰被人把玻璃砸烂,这让筹谋20多年的裕仁始料未及,原来,别说东南亚了,就是欧洲人民也都还恨着他呢。

裕仁在1975年访问美国时却肯低声下气的表示忏悔赎罪。而当兴奋的记者问他是否对战争负有责任的时候,他却说他的造诣不深,无法理解记者的措辞。

相对国外活动,裕仁还是在日本国内的外交活动较多,到了70年代每年差不多要接待各国政要25次,也正是明仁背锅加上各国政要频繁来访,才给裕仁造成假象,认为曾经的错误已经翻篇了。

欧美还好,至少裕仁去过,亚洲,裕仁没有去过任何一个国家。

1989年,裕仁死去,太阳旗再次升起,日本政府花费7400万美元为其举行葬礼,163国首脑、政要参加葬礼。

88岁的裕仁在美国的关怀下寿归正寝,死前,他不无遗憾的说了六个字:“我低估了中国。”自行解读吧。返回凯发,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