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残酷修行,7年只做1件事,放弃要切腹,1300年来仅3人成功

凯发报导:

原标题:日本最残酷修行,7年只做1件事,放弃要切腹,1300年来仅3人成功

禅诗中有言:“闲居无事可评论,一炷清香自得闻。睡起有茶饥有饭,行看流水坐看云。”一直以来,我们印象中的佛教修行不过是如诗中所说,了断红尘往事后,粗茶淡饭,念经拜佛,有空还能行走山水之间,仿佛过上快意人生。

其实真正的佛家修行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艰苦的多,在《三无漏学》中,指出修行要戒、定、慧,这只是贯穿整个修行的观念,实际上修行不仅是对人心理上的一种考验,也对身体素质有着极大的要求,因而才有“苦行僧”的说法。在日本,佛教修行远比其他国家更严苛,被称为是最极端的修行,1300百年来只有3人成功。

佛教于公元前565年起源于古印度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晋代时佛教由印度的佛僧传入中国。而日本的佛教起源要追溯到南北朝时期,由于当时的朝鲜半岛汉化程度很高,中国盛行的佛教对朝鲜半岛三国产生较大影响,日本就是在这一时间接触了佛教文化。据由《法王帝说》所载,公元538年,佛教经由百济传入日本。

苦行的概念最早也是由释迦牟尼开创,他为得到解脱,进行长达6年的肉体折磨,但并无成效。后来释迦牟尼并不再不提倡无意义的苦行,但传入日本后的佛教,对于修行却有一种更加极端的执着。

《日本书纪》记载:天皇信佛法,尊神道。佛教的传入影响到了本土神道教的地位,两大宗教互不退让时,一位名叫贺茂役君小角的咒术家以佛教为基础,加入神道教特点,开创修验道。修验道中就有一种非常极端的修行方式,类似释迦牟尼早期的修行,却比他更加艰苦和残忍,这种修行就叫“千日回峰行”。

进行千日回峰行的苦行僧们要持续进行7年的登山朝圣,在这过程中要穿着草鞋,佩戴短刀。前三年每年行走100天,往返于灵山和堂塔神祇,每天行30公里。接着第四和第五年,每行走200天。完成700天的行程后,进行为期九天的“入堂”,这期间除了念诵不动真言什么也不能做。

如果扛过入堂,接下来的两年每年行走150天,但行走的里程数大幅增加,第六年每天60公里,第七年则达到每年84公里。结束全部的“千日”行走后,就算修行圆满。如果途中无法坚持,也不存在放弃的选择,只能通过佩戴的短刀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个极端的修行看似只要行走就行了。但坚持七年其实是非常容易的,加上行程量的不断加大,对身心都是莫大的煎熬。所以自从这种修行发明1300年来,只有3个人坚持到了最后,成为声誉极高的“北岭大行満大阿阇梨”。

如今,还有一位北岭大行満大阿阇梨仍旧在世,名叫酒井雄哉。经历了7年苦行的他,如今看起来分外豁达,2013年他出版了自己的图书《一日一生》,里面讲到:“活好每一天,就是活好一辈子。”不知道这种感悟是不是修行所带给他的。

虽然中国人也有句话叫做:“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但日本的最极端修行看起来颇有自我折磨的意味,尤其是入堂的九天,不吃不喝不睡,完全是在消损自己的身体,这样的苦行究竟利弊谁大,我们也不好妄下断言。

返回凯发,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