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战争,我军电台被监听,老兵一句“龟儿子”让其现出原形!

凯发报导:

原标题:中越战争,我军电台被监听,老兵一句“龟儿子”让其现出原形!

1950年1月18日,中国第一个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并与之建交。在胡志明主席的要求下,周恩来代表党中央表示:中国将拿出大量的作战物资帮助越南抗击法国殖民军。5月15日,越南以断炊为由,恳请中国再支援1500吨至2000吨大米。

从1950年至1954年,中国政府向越南政府提供1.67万亿人民币(旧币)的援助。1953年3月13日,周恩来复电驻越南的中央联络代表罗贵波并转越南劳动党中央:越南要求中国援助的军事物资,均可予以解决,即由军委总后勤部分批发货。

按理说,越南应该很感恩我国无私的帮助才是,可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越战结束才3年不到;随着中国和苏联外交战略上的不同,两国关系较为紧张;越南为了抱紧苏联的大腿,对我国从言语上的不客气开始演变为恶劣的边境入侵和杀戮我国无辜老百姓的行为。

中越战争,我军电台被监听,老兵一句“龟儿子”让其现出原形!1979 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正式打响,中国军队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推进,越南军队步步溃退,但是没多久,我军遇到了一些麻烦,让将领们颇为头疼。怎么了呢?原来我军的电台经常被越军破解偷听,而且很多电话线被越军动了手脚,最为关键的是,因为越南跟我国是边界邻国关系,很多的越南人都会说普通话,特别是广西方言,说的非常流利,足以乱真。

于是越军就利用这一点,经常冒充我军士兵传递各种错误的军情,导致后来有些战役伤亡惨重。后来有一次,我军又接到一个电话,我军士兵先说了一句“龟儿子”,电话里面回答我是龟儿子。由此大家就知道了这又是越军在搞鬼。后来在传递重要情报的时候,我军已经开始使用更加难懂的潮汕话,温州话或其他很难懂的小地方方言,越军监听了也没用,听完也是一脸发懵的状态。

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悠久,文化一脉相承,又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但是因为地域广阔所以各地也有各自的风俗习惯,同时也语言丰富多彩,因为各自的方言不尽相同才有了后来的统一的普通话。虽然全国分为各个大小的省市自治区,风格迥异但是有一点都相同的是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以不变应万变,交融了各地的文化风俗,人员流动又带来了语言的交流。返回凯发,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