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最“后悔”改名的3座古城,改之前贵气逼人,改之后默默无闻

凯发报导:

原标题:我国最“后悔”改名的3座古城,改之前贵气逼人,改之后默默无闻

毫无疑问,姓名对一个人的影响还是相当大的。一个好听的名字,能让孩子在年少时或多或少建立起更充足的自信。而一个坏名字,倘若经常被人起外号,还容易留下童年阴影。

要是牵扯到占卜八卦这种玄学,姓名的影响就更加玄乎了。不但会影响人一生的财运,甚至连健康和婚姻都会受到波及。一个好名字对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其实,除了人名外,地名也同样如此。一个好的地名,对该地的经济发展以及建立居民的凝聚力有着一定的辅助作用。在同样的地理位置和环境下,商人势必会选择名字更好听的城市进行投资。而一个好的地名,也更容易让当地百姓心生自豪。

纵观我国2000多年封建史,其实也是一部地名变迁史。王朝更迭交替后,新一任的统治者总喜欢将地名重新换个叫法。这其中有越叫越好听的,譬如太平天国占领南京后,就将其改成了天京。

也有越叫越难听的,当年王莽上台后,直接将南阳和河内改成了前队和后队,而左队和右队则被王莽赐给了颍川和弘农两地,不知道的,还以为王莽在搞什么农村合作社。

而比起上述这些,我国还有3座古城的名字可谓改得惨不忍睹,改名前一个个贵气逼人,改名后则土得平平无奇。说是我国最后悔改名的3座古城,相信也没有人会提出异议。那么,分别是哪3座古城呢?

第一座古城叫淇县,乃是河南鹤壁市北边的一个小县城。单看这个名字,或许大家在地图上扫过时眼神都不会停留片刻。不得不说,淇县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朴素了。

但说出它3000千年的名字,相信一定会抓住各位的眼球。其便是《封神榜》里赫赫有名的商朝陪都朝歌。在商朝那会,朝歌可是比后来的长安还繁华的存在。鉴于纣王乃是一个穷奢极欲,挥霍无度的昏君。当年所谓的“朝歌夜弦五十里,八百诸侯朝灵山”绝不是空穴来风。

如此一个尊贵的地名,后来在王莽上台时,将其改成了雅歌。这个倒也不难听,还算凑合。但到了唐朝那会,朝歌的名字便开始一泻千里。先是鹿台乡,充满了乡村气息,后来在元朝那会,蒙古人直接将其改成淇县,并沿用至今。

而第二座古城叫包头,这个名字无疑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土气,宛如包工头的故乡。但谁又知道,包头早前还被唤作九原郡呢?此地乃战国末期的赵武灵王亲手建造的城市。到了秦始皇那会,嬴政还专门对其进行了扩建和修缮。

当时之所以取名叫九原郡,无非还是得益于《国语·周语下》里那句“汨越九原,宅居九隩”,而这句话有九州大地之意,足可见两位统治者对包头未来的长远规划的野心。

值得一提的是,三国第一猛将吕布便是九原郡人士。要是搁现在,吕布被唤作包头吕布,还能有当年那股子霸气吗?答案显而易见。

第三座古城便是琅琊,相信看过电视剧《琅琊榜》的读者一定对这个城市不陌生。但这只是它的古名,如今的山东琅琊则化作了临沂。虽然这个名字倒也不难听,但跟琅琊这种贵族名字比起来,无疑差了上万个档次。

而琅琊之所以听着有股贵气,跟当地一直千年望族琅琊王氏不无关系。这个家族历经千年不衰,族里全是历朝历代的达官显贵。如此光环加持下,琅琊想要低调都难。

至于琅琊地名的起源,有说是秦始皇赐予的,也有说是上古炎黄两帝时便存在了。虽然无法确定起源,但可以确定从金朝开始,琅琊就变成了临沂。至于哪个好听,相信各位读者已经高下立判。

其实,像这样越改越难听的地名还有很多。譬如当年李白笔下“西江天柱远,东越海门深”的庐州,如今唤作合肥。还有陈子昂笔下“念天地之悠悠”的幽州,现在叫做保定。另有白居易“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里的浔阳,谁能想到竟是现在的江西九江呢?

这些越改越难听的地名,无不象征着我国古典文化的落寞和现代审美的缺失。而这些看起来无关痛痒的东西,恰恰是当下高速发展的社会里最稀缺的。各位读者,你们赞同吗?返回凯发,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